考研是如何治好了我的怂病

栏目:盆栽 来源:山东健康网 时间:2019-07-12

在经历了考试差点迟到、没怎么吃饭和一次迷路以后,我的考研初试终于七扭八歪地朝着终点奔去。这次考研于我的意义早已超出最后的分数所能带来的结果,所以不管最后如何,我……还是十分在意啊。

考研就像一杯酒,待我走过了试喝、小酌、微醺、痛饮、假装清醒、烂醉如泥等阶段以后,回过神来的我发现,酒壮怂人胆这句话确实挺对。

就像酒席一样,整个考研到最后越来越无聊,虽然很有意义,但咱今儿就把话撂这儿,再也不要重来了。

Part I

因为考研而在外租房子住,原本同住的小姐姐搬走以后就剩下我一个人。回家的路上必须骑车经过一段没有路灯的小路,在那五分钟里,似乎全世界的妖魔鬼怪都蹲在垃圾桶后面准备偷袭。

最开始有个小姐姐同行,一点也不怕。一路聊一路笑,同时车技渐渐提高。

后来这个小姐姐也搬走了,好在路的尽头还有一家挺大的超市,隔着夜晚的雾气透出灯光和温暖。身旁也会飞驰而过一两个高中生,耳旁留下他们的只言片语。

进入12月份以后,超市关门了,高中生也早已放学,藏在夜色背后的未知肆无忌惮地向我压来。感谢喋喋不休先生和尽善尽美女士为了陪我走过这段漆黑的路总要熬夜等我的电话,就像在同样没有路灯的漫漫人生中默默陪伴一样。


Part II

到家以后,一个人关灯睡觉时也害怕。后来随着政治渐入佳境,随便一条唯物辩证的内容都是黑夜的守护神。马克思爷爷的话语是最好的安眠药,砍掉了几枝用不着又惹人恼的想象力,至少不是坏事。


Part III

最后一个月有许多人在楼梯口背书,嗡嗡嗡的大合唱成了刷题恒久不变的背景音。一切交流都在纸笔上,跟题目,跟作者,跟自己。争吵过后达成完美的共识是最幸福的时刻,一天下来嘴没张过几次却渴得要命。

也时不时跟别人一起讨论问题,前前后后做了其他学校的不少题目。一开始怕题做不出来丢人,被问得多了就不怕了。几个老师的办公室也来来回回的跑了几趟,有段时间感觉状态好得出奇,啥题都会做,可惜这种状态没能持续到考研那天。算了,也值了。


Part IV

有一天做题做得不顺,晚上回去的时候自行车也被学校扣下了,五内郁结,回房间关上门嗷嗷地哭。住隔壁平常看起来挺高冷的小姐姐过来轻轻敲我房门,问我怎么了,帮我出主意。我嘴上答应她不哭,却哭得更厉害,就像刺猬为了保护自己而竖起的刺,突然扎上了一个好吃的果子。

终于哭累了,停下来喘口气的间隙还不忘看一眼表:不行不行,再哭下去明天的学习就要毁了。憋着眼泪蹑手蹑脚出门洗把脸,回来躺在床上想想四个全面的伟大征程,自己捐个自行车根本不算啥,也就这么睡着了。


Part V

身边总有人是写说明文的好手,明里暗里下定义、作比较、举例子、分类别,信手拈来。以前我是被说明的内容,他们就是我的上帝。我不知不觉总会活成他们描述的样子,难过却也轻易,无能为力。这些人现在仍笔耕不辍,但当他们再把笔杆戳向我时,我一定会戳回去,当面,或者默默在心里戳瞎他们自以为是的上帝视角。


Part VI

我患有重度近视,在眼科医院待了十多年,遇到过许多试着让我厚厚的镜片再加厚一些的人。考研期间这里来了一个拥有清晰视野的医生,他第一次让我感受到看得清楚大概是个什么感觉。我学着他的样子努力看得再远一点,视力竟然真的有了些许起色。

有一天我去找这位医生,临走时他眯起眼睛冲我一笑,像一只可爱的兔子。

出门以后,夜色很美,空气清新,适合放声歌唱。

也许一件鲁莽的事情背后就是一颗甜甜的糖。

 

顺便一提,考研之前参加夏令营的时候是我人生怂的巅峰,回来以后就好了一点。果然人还是要多经历一些,多吓一吓就好了。

木心说,“作家是假口袋里装真东西。”

我也想织一个假口袋,

把你们统统装进来~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